绮我鸟

你好,我是绮鹅,称呼随意。
高一且住校,弧很长很长。
主凹凸,杂食,以前写安雷安。现在待在武拟坑里,锤焱only不拆,副刀矢/冰晶,元力均为动物园组私设。
喜欢APH/HP/全职/第五/伍六七还有很多很多,不过基本不怎么产粮就是了。
偶尔原创,废话很多。
希望你能喜欢我。谢谢。

【锤焱】翻墙出校,做么子咯?

给 @狂狼夜啸踏草寻 迟了很久的生贺······真的很久很久······十八岁生日快乐!成年了也要继续可爱呀!

是一直想写的正义恶党和不良绅士的模式哦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哥······”凝晶迈着一瘸一拐的步子,艰难地和流焱汇合。

“我崴脚了。”她叹了口气。

流焱心疼地看着妹妹:“没事吧?去医务室了吗?”

凝晶点点头,继而忧愁地望着墙头。

“我一个人去好了,你回去好好休息。”流焱果断作出决定,连哄带赶把妹妹劝回女寝。目送着少女的身影一瘸一拐渐渐远去,他双手一攀,灵巧而娴熟地翻上墙头。

好学生乖宝宝流焱同学,私下里是个半夜翻墙离校的不良呢。


“呼——别遇上纪检部的就好。”

看来还算顺利。流焱四下望望,然后漂亮着陆。

“流焱同学。”脚落地的那一刻,一个声音响起,流焱差点没站稳。

这人是哪里冒出来的啊?

面前是个高个子男生,校服穿得很随意,但是戴着袖标和学生会徽章。好吧,还是遇到了,纪检部的雷神之锤。

“流焱同学,你在这里干什么呢?”雷锤倒是显出很感兴趣的样子。

很好对付的样子?流焱看着他不怎么严肃,心里一丝侥幸,撇下含糊的半句回答拔腿就跑。

可没多远就被人追上了,雷锤抓住他的手臂,眯起眼睛:“流焱同学,你晚上跑到校外干什么?”

“······我有事情。”流焱挣不开,讲出这么一句僵硬而可笑的话。因为难得被抓到,他没有想好应对的措辞。

“什么事情?”雷锤接着问,反正半夜跑出来没什么好事情。

“还要我给你排除一下吗?上网?约会?”雷锤更靠近了些,“总不会是去打架吧,流焱同学?”说着他加重了手劲,显然是在嘲笑流焱。

流焱用力挣脱,神色很是不高兴,用相似的挑衅语气答道:“就是去打架啊。”

雷神之锤反而高兴起来,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秘密的小孩子。

“我倒是想知道流焱同学为什么会去打架。”

“不关你事吧,雷锤同学。”流焱转过身。雷锤没拦他,反而跟上了:“我也去看看,或许还能帮你打赢呢。”

“不用你我也能打赢。”

流焱非常不满,觉得自己被小看了。

雷神之锤觉得自己的看法并没有什么问题。


两个人大半夜里到处走左拐右拐。

流焱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,犹豫了一下,转头对身后的雷锤缓缓说:“······你好像我家旁边老是跟着我的那只狗狗。”

雷神之锤无奈地敲了一下前面人的脑瓜:“带路。”

流焱继续走,总也没停下。经过一条小巷子口,倒冷不丁传来不怎么友好的招呼:“哟,流焱?你那妹妹怕啦不敢来啦?”

“凝晶比你们加在一起都有胆量。”刚刚才被雷锤惹恼的流焱此刻平静地回答,“她没办法来,我也不会让她来。”

雷神之锤探出一颗灰色脑袋。流焱下意识地往跟前挡了挡,雷锤不厚道地笑了。

“我不是你妹妹。”他悄声说。

“我知道。”流焱悄声回答,然后向巷子里的人提起正题,“我们跟你们说过不要再动安安了。”

安安又是哪个小姑娘?雷锤皱了皱眉头。

“你说不动就不动啊?”

暗巷里的人嬉笑着,转眼间和流焱同时出手。雷神之锤难以置信地看着平日里温和的好好先生和人打架,随后轻轻笑了一下,替流焱挡下视线外的一拳。

“嘿。”纪检委员的声音变得痞气,“我是说没我不行吧。”


最终的结果自然是两个潜藏不良打赢。

流焱不在意地舔舔嘴角的血迹:“他们应该不会找安安麻烦了吧。”

“安安到底是谁啊?”雷锤问,顺手替他把血迹擦去。

流焱露出一个“不告诉你”的笑容,却拉住雷锤的手腕弯弯绕绕走,走进深处的深处。

阴影里跳出一只绿眼睛的茶色猫咪,扑进流焱怀里。

雷神之锤哭笑不得。


“那些人总是会欺负安安,我们又总是在学校。”流焱解释。

雷锤摸摸下巴:“那个,你可以试试把安安养在宿舍里,我尽力帮你瞒一下。”

“很冒险了喔,纪委雷锤同学。”流焱叹气着揉揉安安的耳朵,“学校不会允许的吧,你还是学生会的,被发现了怎么办。”

雷神之锤吹了声口哨,耸耸肩膀:“我也一样见不得安安这样啊。”

“而且还见不得你这样。”

“我怎么了?”流焱看看自己,可见几处明显的伤痕和淤青,校服衬衫皱皱巴巴又有那么一点破破烂烂。他又看看雷锤:“你不也是一样。”

“我们现在看起来倒像是什么坏人似的。”

“不你本来就不像好人。”

“行吧,你像好人。”雷神之锤一手抱起猫一手牵起人,“回去吧,不过我觉得翻进去没那么容易了。”

“是啊,带着猫。”流焱回答。

雷锤看着他,笑得眯起眼睛:“对,我带着两只猫可真不容易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可以说这篇真的很糟糕······突然觉得有点没脸拿来做生贺······

还迟了很久很久······真抱歉······

似乎有点什么想说的,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总之,阿狼,迟到的生日快乐。明年,后年,往后的生日给你搞大的——我希望,能再说很多次阿狼生日快乐。

我很高兴认识你。

双剑人设以及别的一些什么东西

我在锤焱这个tag里似乎还没有放过人设······

算是动物园组用的设定,我以及阿狼 @狂狼夜啸踏草寻阿朝  @早安早安鹿 。

废话注意。


流焱,男,身高182,哥哥。

样貌:浅棕色及肩胛长发,至发尾渐变金色,一般扎成低低的单马尾。刘海呆毛随master,金色眼睛,挺直的鼻梁。左耳戴耳坠,金色珠子缀橙红色流苏。长袖白衬衫,黑色露指手套,黑色领带上端两道黄杠。黑色长裤,浅金色绷带缠于右腿,低帮板鞋。两肩胛纹着ANN及JING。

相关:性格热情外向,温和好相处。通常情况下天然无害,但是难得发起火动真格时非常可怕。恪守骑士精神,反倒不是很在意礼仪,更向往自由些的生活。乐观看得开,不过会有点倔强。护主护妹。直线思维,双商时常下线,基本不按套路出牌。胆子很大。怕痒。喜欢吃辣,但是更擅长做点心一类的甜食。比起植物更喜欢动物,大概因为温度对植物不太友好。


凝晶,女,身高175,妹妹。

样貌:浅棕色及腰长发,至发尾渐变蓝色,平时披发,战斗时会扎起。刘海呆毛随master,蓝色眼睛,翘下巴。右耳戴两颗深蓝色耳钉。短袖白衬衫,黑色长手套,浅蓝色绷带缠于左臂,黑色领带上端两道蓝杠。黑色短裤,高帮板鞋。两脚踝纹着ANN及YAN。

相关:活泼好动,爱开玩笑,喜欢搞事。然而真正遇事时非常冷静理性,能敏锐地看清事态察觉细节。同样信守骑士道,生人面前礼貌拘谨,与朋友相处就没什么拘束。会更粘安迷修一点,女孩子嘛。冷饮冷点爱好者,自己也会做。充满希望,但是比流焱考虑得更多。也是胆大的。喜欢制服,喜欢猫。和安迷修以前养了很多花花草草。


可以看出来我对于外貌设定是多么懒······

嗯,设定里是带着我自己的意愿和喜好的。我喜欢带点温柔的男孩子和帅气的女孩子,就像流焱戴耳坠而凝晶是耳钉,流焱更理解人而凝晶更理性。不是异性化,是男子刚中带柔女子柔中带刚那种,明白的吧。我得努力写出这种合适的感觉。

我有在想我写的锤焱是不是偏离了最初的设定。锤子还好点,流焱的话我真的觉得ooc自己的设定。不算是像女孩子,但是有时候真的太软了。他应该更自由更开朗才对。是我的错。我的锤焱确实很好玩很甜我相信几个朋友对我不多的夸赞,但是还不是我最理想的锤焱。

额好像有点严肃了哦,接着说别的。

双剑啊我超喜欢旧设里那个成风的设定。多好啊,多自由啊,和雷哥也是某一程度上契合的(似乎我吃ala这也是萌点之一吧,虽然现在ala基本淡坑······)。双剑的设定大部分是冷热两面反差的吧,但是为什么一定要是反差?我觉得啊流焱是代表安哥的温柔热情的人品性格,而凝晶是他的理智、思想理念的体现,不一定一个暴躁一个冷面。没有否定其他私设的意思哦,大家的都很好各有千秋嘛,我只是单纯地喜欢我的设定【要不要脸啊你】。

以及对于锤焱的萌点。

虽然最开始是因为语c偶然,我皮的焱和阿朝的锤子在一起的,然后发现不仅是戏合得来,设定放在一块相性也很好。这两个脱离了我们俩的戏依旧很相配。阿狼也是因为觉得相性好吃了安利。锤子是表明高傲霸道实际上内心温柔,流焱是肉眼可见的实在温柔。两种温柔,小幽灵就是这么夸的,虽然我自知还没写出这样的感觉但是很感谢她的评价。就是这样的啊!他们就是两份温柔啊!

这么说来我现在回想起刚开始那时候还是激动。流焱就是能察觉能理解锤子隐藏的温柔的那个人啊。

还有就是,反差。于我而言这是萌CP的一个重要萌点。意外有教养的海盗和不在乎礼仪的骑士,正义恶党和不良绅士的模式。锤子会迷茫这样的生活会不会有安定的时候,流焱想要尝试更未知的世界,他们是互相向往互相羡慕的,但是他们又同样忠于主人忠于自己的信仰,不会因此而改变。锤子期望归宿,而流焱就是他心的归宿,流焱期望自由,而锤子给他心的自由。

天哪我的理想锤焱。怎么这么好。我真的觉得自己有点失败,一开始还有点这个意思,时间久了反而把初心淡忘了。没关系哒,我会加油掰回来以及写得更好的。我知道至少有三个人喜欢我的呀,我的多年互催好丽友也会鼓励我写的,我好开心好满足的,我一辈子喜欢这个小冷圈!

还有一点别的东西,一点双剑的想法,很久之前就有想的。虽然有点中二,但是我自认为很帅气。

“不沾血我便不为剑,不守护我便不为骑士,为世间美好而残杀便是我存在的意义吧。我不知道他人的是非对错,但我永不违背主人的命令、骑士的道义以及我自己。我恨杀戮与鲜血,但我坚持铲除恶。我永远无愧于心。”

还有流焱。“我不认为和锤子先生在一起有什么错的。我仍然会与他战斗相残,因为我忠于我的主人;我仍然认为恶者需要被讨伐,因为我忠于道义;伤他伐他甚至亲手杀死他我都仍然心意不变,因为我忠于爱。我一直爱他。是这样吧?至死不渝。”

突然想来没存下锤焱互相求婚的戏诶。有点可惜。那真是好戏,不是我自夸哦。

嗯大概没什么想说的了吧······谢谢看我自言自语。

最后锤子先生和无定弟弟的设定就交给狼鹿组发啦哈哈哈哈哈哈哈【快乐甩坑跑走】

白水煮面条每次都让人想多吃几碗呐~

这个东西呢你可以随便加任何浇头,拌各种油盐酱醋,甜咸酸辣一个个尝过来,发现无论怎么样都好吃。

但同时,你也深爱着它刚出锅什么都不加时的寡水清汤,平平淡淡的本真滋味啊。

记个梦

这两天做过的一个梦。
很久没做过这样的梦了。好可怕。
梦中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。现实中没有这个人的,几乎连原型都没有,就是我在梦里捏造的一个朋友。长相记不清,我超喜欢他超崇拜他关系特别好的那种朋友。
他遇到了车祸。
在梦中的记忆里,他曾经是出过一次事故的,但是福大命大运气好,被治好了像没事人一样回来了。所以我也相信他这次还会回来的。
但是我只看见一群人对他一阵就地急救然后都散开走掉了。只有我一个人站在那里,觉得他还会回来,可他就是一直一直躺在那里,死了,死透。
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梦,听起来也不怎么可怕,但我真的是直接被吓醒。就心理上感觉好难过,好冷。
不是喜欢的男孩子什么的,就是朋友,很好很好的朋友。
曾经的幸运让我以为他会一直幸运,一辈子躲过灾祸,所有伤病都能愈合。
然后他死了。没有人把他救回来,没有人管他全部走掉,只有我站着看着他的尸体。
那种愚蠢的希望最终被绝望吞没的感觉。
现实中我并没有失去过任何朋友,最近开学还交到了新朋友。奇怪。
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?我自己构建的吗?我想不明白,我不知道,为什么要给自己一个这么残忍的梦。
真的,单说起来体会不到的,悲伤,害怕。
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啊。

深夜放毒系列
翻旧画本有时会翻出宝贝
虽然是去年的黑历史
猫焱女仆装焱男友衬衫焱
就只打个锤焱吧反正我们这tag也没几个人
别的  我怂

我总有一天
要拐几个漂亮小姐姐
穿着漂亮小裙裙
来我姑姑的花园拍片子

【锤焱】代笔情书

又名《做哥哥的都是笨蛋》。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雷神之锤同学:
你好,我是隔壁班的凝晶,对,双胞胎中的妹妹。
不过给你写这封信,是希望你能注意到我哥哥。流焱。
这是个傻子,我也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女孩子喜欢他,明明是个傻子……不过他其实很温和很照顾我,勉强算是个好哥哥吧。
我现在缺个照顾他的嫂子。
也许你会奇怪,这么多女孩子追他他为什么单身,你缺嫂子又关我雷神之锤屁事啊?
明人不说暗话,我哥哥他喜欢你。
你不要懵逼,这是真的。
别管他有没有告诉我(实际上也确实没有告诉我),我这个当妹妹的看得出来。注意到他看你的眼神,我就知道完蛋了这个混蛋把我哥哥拐走了。
哦对不起我不是骂你也不讨厌你,讨厌你我会来牵线做红娘?
我不太清楚你是个什么样的人,不过听大家对你的评价还算好。重要的是,我哥哥一直都说你很温柔。
我哥哥也很温柔。哥哥喜欢温柔的人,我也喜欢温柔的人。当然啦他喜欢是重点,要找我的嫂子嘛。
拜托你注意一下这个傻子啊。
一定要啊!

流焱学长:
打扰了。我是无定之躯。
我哥哥是你们隔壁班的雷神之锤,你认识他的吧?
那我哥哥他喜欢你你知道吗?
好吧,我哥哥他没有跟你说过,那你现在知道了。
我不清楚我哥哥那么张扬的人为什么没有跟你告白,不过他喜欢你是很明确的。他不止一次对我说,要不然让小流焱做你嫂子好吧。
可以听出来,在我哥哥心里你是已经可以加上“小”字前缀的程度了。
听说你人很好,功课也很好,性格也很好,做饭手艺也很好。
那我就放心了。
学长,我能不能拜托你注意一下我的蠢哥哥?当然喜欢上他是最好。
他不告白我也着急,我真的希望有个嫂子。毕竟有些话有些事情是弟弟做不了的。
我看起来好像有点瞎操心……但是我哥哥他真的喜欢你。超级喜欢你。他不说我就帮他说好了,请务必要看到他啊。

隔壁班的同学总是很容易很容易碰到的嘛。
“那个,信……”
异口同声。
流焱突然一懵。
雷锤忽的一愣。
俩皮孩子能的一批,最先反应过来,相视一笑撒腿就跑。
流焱看着妹妹远去的背影,明白自己被卖了。
雷神之锤听着自家弟弟和那个小姑娘一路笑着,在心里为他们的助攻鼓了个掌。
流焱回过神来看着雷锤:“啊我妹妹她喜欢折腾,你不要介意……”
雷神之锤摇摇头笑了。
“我喜欢你,你也不要介意。”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怎么又是一个双向暗恋
怎么又是一个沙雕

【七物】棋·纵横

棋盘,那是一个天下啊。
烂柯三十年,只是看了一盘棋。那两位仙人,还能再接着下好些年吧。
纵横是个棋盘,方方正正,像他的名字,线格纵横。
他见过太多计谋策略,自然而然造就了缜密的心思清醒的头脑以及处事处世的智慧。
其实他城府挺深,只是他从来只走正道。
他心里什么都清楚,但他总是什么也不讲。
他记得在自己这下过的每一盘棋,最大的爱好就是研究记忆里的局。无论初学者的小打小闹还是顶尖棋手间的过招他都喜欢看,看所有人的小世界。
棋盘稳实方正,方格规整,棋子黑白分明,好一个小世界。
作为最成熟的一个,他把雅七的大家都照顾得很好。
作为最聪明的一个,他可以解决任何事情。
他做事很认真,真的很认真,但认真不是较真。
他做事很冷静,一个好棋手,无论面对多险的局,都会处变不惊,或步步紧逼,或绝处逢生,即使输也输得潇洒。
很多人第一印象都会觉得他冷淡,但他的温和细密也不难发现。
他能兼顾所有。
他可是棋盘,他可是微缩的天下。

【七物】琴·惊弦

红爸爸这是逼得我写个人篇……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惊弦是义甲,普通牛角做的,却厚度弧度质感都很完美的义甲。
漂亮。
演奏出的音乐,也一定很漂亮。
他经历的时间并不很长,但怎么说也是见过了改朝换代人事变迁。不过,也仅仅是见过了而已。
那没有他的事,他只要弹琴。
几任使用者都是爱琴也爱惜义甲的人,他才早早成精化形。
可现在他被闲置了。
没关系,他不在意,他可以等,等命中注定要被他惊艳的琴弦。
义甲也许没那么受关注,他不是主角,但他是不可或缺的配角。好弦没有好义甲来润色,肯定也会委屈的吧。
他平常很静,不怎么喜欢说话,但是有时会唱歌。他唱歌很好听。
雅七俗七多少都觉得他有些游离世外。他是那样纯净本真。
本就是为音乐而生。
他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等,等他的弦,他的知音,好奏起他们的黄昏渔湾,雨夜竹林,盛世长街,奏起他们的高山流水。